若不是因為七八年前剛好參加一場研習,體驗到催眠的有趣,我大抵也會納悶:催眠究竟是什麼啊?是睡著嗎?會不會被催眠師帶到奇怪的狀態或做出奇怪的舉動?會不會說出不想說的秘密?

以上的問題,當我自己學了催眠後,才知道,答案都是否定的。

而我永遠記得在NGH催眠師的受訓中,自己第一次被深度的催眠,經驗到從來沒有的狀態,不是睡著,卻像是醒著的做夢般看到特別的畫面所串聯的故事,有興趣的夥伴,可參考當時記錄的文章

我驚訝於,透過催眠的歷程與方法,真的可以碰觸到更內在或潛意識的訊息。

而後當我開始在工作上運用時,也發現有別於傳統口語治療談話所帶來的效果,無論個案是透過影像或身體的反應來經驗這個歷程,但當真的進入催眠狀態,也就是當人的意識比較鬆動,內在就會以非常美麗有趣又生動的方式與我們相遇,也可參考這篇個案寫的分享

 

當時,我也參加了Dr. Stephen Gilligan的催眠工作坊一直到現在(其為催眠大師Milton H. Erickson晚年的學生),從Gilligan老師身上,我更學到了更不一樣的催眠,可以是動態的,可以不用很深度地,但卻一樣可以讓潛意識現身。

當然對我來說,這不只是學催眠,而是學到關於助人更多更多的方法與態度。

 

所以,催眠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工作方法。

且是一種看似用口語說話,卻能夠帶領個案經驗不同狀態的方法。

如同牌卡,也是為了打開潛意識的大門。

但為何需要跟潛意識對話,是因為當我們遇到困境時,更深的困擾其實來自內在,也可能是被壓抑忽略的過往經驗。而相對地,答案與智慧同樣在深處。所以如果只是透過理智的討論對話,其實不見得可以處理真正受傷過不去的部分。

 

而成為催眠師,確實就是工作所需。

我所領受跟引導的,並非像是舞台秀或誇大地宣稱催眠的效果,但確實,催眠跟其他的助人方法有其不同跟獨特之處。

如果你想學習另一種很不一樣,可以帶領個案探索潛意識的方法,那就來學催眠吧!

如果你想增進自己對潛意識的了解,那就來學催眠吧!

如果你想增加另一種專長跟證照,那就來學催眠吧!

如果你想讓自己放鬆,也可以來學催眠吧!

 

十二月,我將跟鍾絲雨老師一起帶領NGH國際催眠師的訓練課程

小班制,雙講師,重點是真的讓成員好好學會催眠。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