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這件事情,不止一次出現在夢境。
如果連腦袋思考的方式,都化為相同的頻率。
我開始懷疑,這是否是個人天生的潛能。

是的,我清楚記得,夢境裡,自己寫作的模樣。
每一個字、每一個用詞、每一句話。
醒來時,依稀記得那些美麗的跳動。連自己都訝異在夢境中浮現的字句,像是精準捕捉到蝴蝶飛舞的軌跡。

連思考都像是在寫作。
寫文章畢竟跟平日的說話方式不同,我的左腦顯然已經適應右手的書寫風格。
沒有說出口的,沒有成為文字的,都在腦海裡,以獨特的結構運行。

雖然我實在不愛中國古典文學,雖然我知道自己實在寫不出太過華麗優美的字句,雖然我不會是純文學作者,寫作這件事,卻已經成為我呼吸的一種方式。
書寫的慾望,即使沒有具體的行動,也持續在血液裡流竄。


如果每個人都能夠找到這樣的禮物,一種興趣跟熱愛,一種專長與天賦,一種彰顯個人生命與眾不同的方式。
多麼熱情又活潑的存在啊!

最近不特別想寫詩,卻非常想寫小說。
只是心無法安穩地保留足夠的時間,腦中浮現的畫面擠不出落筆的第一句話。

還沒到達目的地,但我知道,書寫的渴望,已經上路。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