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這裡
國內手創心靈牌卡「療心卡」、「Fun心卡」、 「Fun心福卡」、 「知心卡」、「心靈牌卡私房書」、「聊心話大冒險」的設計者,周詠詩老師,分享各種心靈牌卡的輔導妙用,以及身心靈與生活與文字與圖像的小小宇宙。 ★課程研習邀約,請來信:heartuna@hotmail.com ★牌卡購買,請參考:http://www.heartcards.com.tw

目前分類:催眠 (3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是課程的最後一天,想不到,這麼快就告一段落了。
在前往工作室的途中,我買了一束太陽花,感謝老師這幾天的付出與辛勞。
前幾天經過花店時,就很想帶一把富有香氣的花朵,可惜只有香水百合。
或許因為接觸花精與精油,想要買花的心情,有了更多藉由自然的能量傳達祝福的含意。

上午的課程,一樣在講解與討論中進行。
下午,我們邀請了一位同學擔任實習的個案,由我負責進入催眠狀態後的諮商歷程。

真的發現,困難的不在於引導個案進入催眠過程,而是如何察覺個案的身心反應,如何在過程當中知道下一步該如何帶領,以致於能夠帶領個案穿越自己的困境。

先前的會談依舊十分重要。
或者有人以為藉由一次的催眠就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或改變自己的習性,或者藉由探索前世來明白今生的課題。我想,那未免把催眠看得太過神奇。
我想,傷口能夠癒合、身心得以安康,無非是自己要有改變的意願與執行的動力。
願意敞開自己多少,就會影響療癒的深度。
除非一次的會談就能建立彼此的關係,而且催眠師也對個案的問題有一定程度的瞭解,否則,想要在短時間內解決累積多年的困境,實在是看輕了心靈的運作與生命的價值


但,有多少人願意為自己生命的成長、成熟,付上什麼樣的代價?

所以,對我來說,我需要更多的時間來進行事前的會談,更清楚個案的脈絡與增進對他的認識,比較可以思索在催眠狀態下如何跟隨個案的腳步達到療癒的效果。
當然,心靈圖卡的運用是一個很棒的事前諮商方法。

今天在帶領的過程中,我比較可以去揣摩與體會與一般在意識狀態下的諮商有什麼差別。
除了催眠師的專業知能,還需要對自己直覺的信任、對個案的耐心與尊重、對個案身心反應的敏銳,及如何在跟隨個案潛意識訊息的過程中,又能夠運用自己對療癒歷程的瞭解來協助引導個案。
比較有趣的是,在催眠狀態下,透過圖像、想像力,可以以更為藝術創意的方法來促成療癒的目的。

我的催眠助人歷程,才正要開始!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今天的上課重點在於年齡回溯法與觀賞催眠舞台秀。
在催眠技巧的部分,師生之間有很多的討論。

確實,在催眠的引導中,催眠師如何一面跟隨個案的步伐,一面思索引導的方向與說法,是需要對理論學說有一番瞭解,也需要實際地演練。
優秀的催眠師,引述老師的話,重點不在於進入催眠的引導技巧,因為那是基本功夫,困難的是在於當個案進入催眠狀態之後,如何透過潛意識的訊息來協助個案面對問題,達到療癒的效果。
我覺得,那又要回到催眠師對人、對世界的觀點,及能否加強自己的諮商能力與展現對人的關懷與同理。
 

催眠舞台秀的部分,是我第一次認真地欣賞。真的是十分精彩,而且是經過設計並結合舞台效果的。
但或許也因為如此,造成一般人對於催眠的誤解,以為催眠師具有魔力,可以控制個案。或以為在催眠狀態下的人,無法自己決定。
其實,進入催眠狀態,一定是對方同意也願意的。當然,每個人接受催眠的深度可能不太相同。
 
催眠當中所看到的究竟是什麼呢?
無論是真是假,或是自己的想像,我都願意相信,那是潛意識在當下的療癒訊息。而那有別於當我們在有意識的狀態下所能探索理解的內容。
 
感覺自己在經過昨日的催眠之後,對於未來的發展,感到安心許多,情緒也較為平穩,也更能夠回到宇宙的大愛當中!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且讓我如實地紀錄,第一次的催眠經驗。

一開始透過漸進式的放鬆過程時,我並沒有很快進入狀況。一直到深化的過程,當催眠師下指令:當你的潛意識準備好的時候,你右手的食指會抬起來讓我知道,我才漸漸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沉重,而手指確實也不由自主地往上,我慢慢感覺到額頭上方有類似像視窗一般的畫面。


我告訴催眠師:我覺得身體好沉重。催眠師要我回到這個感覺的事件。

先說說這次催眠想要探討的主題,我想到三個,一個是未來工作的方向與目前的困境,其二是與金錢的關係,再來則是當下聯想到的問題:為何我需要一個人處理許多事情。
 
我以為探討的方向會從今生到不久的將來。但當畫面一出現的時候,我感覺到很黑暗,出現一幅女生被吊在樹上死亡的景象。瞬間,心跳加快,非常地不安。
催眠師慢慢引導我看清楚畫面,也引導我去思索看到的議題與故事。
這個故事是關於西元一兩百年前,一位巫女在一個村落裡面幫忙看病、解答人們的疑惑。但最後卻因為村人的恐懼,而被他們處死。
我感受到她的能力與自得其樂,卻也感受到她與村人的不同。
原本,她帶著不明白,不甘願,覺得村人恩將仇報的心情死去。但嚥下最後一口氣的那一刻,她明白她所要做的:成為更高層次者與人的媒介。
 
探討到一段落之後,我又浮現另一個女子的故事。
畫面出現她在節慶遊行的隊伍中,坐在轎子上,穿著非常美麗閃亮。最後她進入神廟,虔誠地祈禱,告訴眾人關於耕種的訊息。這個故事的背景約是東南亞那一帶。
在這個場景中,眾人很喜歡她。最後當她年老死去時,是處在十分安祥的情境,眾人也隆重地舉辦她的葬禮。
 
隨著這個女子的死亡,催眠師引導我回到靈魂的故鄉,我看到一群小孩子快樂地在討論。催眠師要我與我的指導靈對話,探索這兩個故事及我的目前生活。我問了原本想要探討的三個主題。她告訴我:當媽媽很重要,要傳承下去。
當下,我痛哭失聲。
 
情緒平靜下來後,催眠師又請我問問其他兩位同學的守護天使有沒有什麼想對她們說的話。我看到了,也說出一些建議。
 
其實,我並非進入很深沉的催眠狀態,也完全沒有預料到會浮現這些畫面,更沒有預設要進入前世﹝暫且用這個語詞﹞。
但我明白我的意識是清楚的,只是進入另一個狀態,卻可以透過不同的畫面、情節與故事,讓潛意識來說話。
有沒有可能是自己幻想的呢?
除了故事的議題有可能是內在的渴望,畫面所呈現的,真的無從想像。
而事後,我的同學也十分肯定守護天使所提供的訊息,那絕不是我事先明白的。
 
所以,好特別的第一次經歷!
我還在咀嚼回味,細細思量。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今天的收穫在於完整地參與一次一對一的催眠歷程。
從一開始的會談到進入催眠狀態,雖然時間約莫兩個半小時,卻有意猶未盡的感覺。
對我的啟發是,催眠師如何從個案的反應與故事當中,思索自己的引導方向,來達到改變的目的。

催眠師其實並沒有魔力來掌控個案,在催眠的過程中,個案有絕對的自主權與意願,來陳述他所看到感受的。但,催眠師依舊要做好自己的功課,增進對人的瞭解與諮商的技巧與敏感度。

一開始練習的時候,我其實不太明白老師引導的方向,也會好奇究竟要如何繼續進行。直到慢慢進入狀況,比較可以找到諮商的節奏。
對我來說,某些會談的方向與在清醒時並無太大的不同,但透過催眠,可以讓覺知與潛意識的訊息更容易浮現。甚至透過說故事、情境的營造、想像力的發揮,找到無限的資源與各種出路。

越來越覺得,催眠是一件有趣的事!

明天,換我當個案了呢!


後記:晚上與一位朋友分享真愛卡,他分別問了五個問題,無論是與伙伴、愛情、事業的關係,都有在當下覺得適切的訊息。真的覺得,心靈圖像卡非常有意思。或者我們都知道答案,只是在找尋呈現與確認的方式!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今天的課程重點在於與個案的會談與諮商,是我熟悉的部分!剛好這兩天都有一些機緣幫忙朋友釐清一些問題,無論是藉由真愛卡、下心錨或是對談的過程。發現自己很享受也很喜歡這樣與人的心靈接觸的歷程!

人究竟為何會改變?助人工作者又如何促成改變的歷程?
即使在這個領域工作近八年,還是對這些基本的問題,每每有不同的學習與發現。

無論是否是專業工作者或是否受過心理學的相關訓練及取得證照,其實最重要的都是回到自己身上。
能夠先從自己開始覺察、開始經驗、開始改變,將學理應用在真實的人生當中,體會身心靈的種種影響,讓自己被愛充滿,真正被滋養與療癒。我想,任何的工具與技巧都是一種方法。

每個人都是最瞭解自己,也是最明白如何愛自己、完成自己的人!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大概只有上催眠課的時候可以名正言順地大方睡覺,這是今天結束前的感想!

晚上與從事藝術治療的朋友一起吃飯、逛街(逛到整個人進入催眠狀態),她跟我說了一件事。說我很像天使卡中的一位天使。那時,我們正談到我在今天團體催眠中的經歷。

隨著老師的指令,我恨快浮現畫面,進入前世,歷經死亡經驗,來到靈魂的故鄉,看到自己的守護天使,又隨著指令,來到現世三年、十年之後的未來。

因為是一個短暫的團體體驗,我只是放鬆自己,讓畫面浮現,並沒有機會深入探討背後的意義。
只記得看到的前世經驗中重要的課題是:認識自己是誰。
其中當我來到自己死前的場景,歷經死亡的過程,身體也在嚥下最後一口氣的那一刻,感覺到重量變重,而靈魂與軀體分開,沒有痛苦或哀傷,還很開心地直奔靈魂的故鄉。
在滿佈七彩珠珠的故鄉,我化為小天使。看到守護天使背著我,對我說:你想要什麼都可以拿,感覺生命是如此豐富。
走向未來的時候,我看見三年後有一家自己的諮商工作室。白色的外觀,屋外種植香草花卉,屋內是鄉村風的布置,擺著桌椅,兩旁則放著花精、精油等物品。而十年後,我看見自己正對著成人的學生在授課,有愛的能量包圍著現場。

要如何解釋這些畫面,我沒有特別的答案。但我相信,無論是否是出於自己的想像,至少在這一刻,潛意識以這些圖像呈現出一些訊息。

今天又更能感受到催眠所需的創造力與藝術性,發現這不只需要語言的技巧,更需要想像力與對圖像的敏銳。

很開心,自己又在助人的道路上,向前邁進!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雖然已經接近午夜,還是期許自己記錄每一天的學習!
這是催眠課程的第二天。
今天除了多學會一種催眠技術跟三種深化的技巧,也略略認識NLP,學會下心錨。
中午的時候,練習帶領團體催眠,在漸進式放鬆的過程中,隨著背景音樂的海浪聲,自己又運用五官的知覺變化了一段放鬆場景。
結束後,得到很棒的回饋。
老師說我是天生的催眠師。
因為聲音、語調跟節奏吧!

當然,之前在帶領團體工作時,其實也有引導過類似的冥想。但催眠的技巧自然可以加強先前的經驗。
記得這學期生命教育課程的回饋當中,也有學生寫到:老師的聲音很好聽,很容易被催眠!(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

總之,今天在輕鬆的氣氛下,除了知識的學習,也有一種很高興與這幾位在一起的感覺,可以自在地談論相似的議題!

晚上,與朋友一起到公館的花精中心,買了花藥卡與阿原花精手工皂(只有在花精中心才買得到喔!)。還去心靈書店買了一堆的書跟英文的花藥卡。

在身體的疲憊中,感覺心靈的富足!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帶著萬般期待的心情,踏上這次的催眠學習之旅!
八天的課程,期許自己每一天都能留下一些思緒與感受的紀錄。也許無法快速地統整,或者只是片段的點滴,但我相信,浮現在腦海心頭的都不是偶然。

三個學生與老師,四位女性,共同在此時相聚。
居然發現,與老師及另一位同學是學姐學妹,雖然讀的科系不同。我們四人還有一個共同的身份是母親。
所以,初次會面,我們在共同的記憶裡凝聚情感。
感覺,上課的氣氛也是自由而隨性的。
老師在技巧上雖然沒有十分詳盡地說明,卻深深地感受到,藉由她分享的個案故事與她對當事者的貼心關懷,我想,更傳遞了催眠師如何扮演助人者的角色,如何透過與個案的互動,共同在潛意識裡尋找生命的出口。

所以,催眠究竟是什麼呢?
當老師問我。
我並沒有被深層催眠的經驗,卻在之前的工作坊中發現:自己原來是一個容易進入催眠狀態的人。
我回答:催眠是一個從意識穿越到潛意識的過程。
許多在理智意識當中無法明白、解決、突破的,若願意信任,就可以在潛意識當中清楚、諒解與放下。

要成為催眠師,學習這套方法並沒有想像中的困難,但如何能夠與個案同步,在信任關係下,並非操控或要求個案說出不想說的,而一同藉由個案在催眠狀態(非睡著,而是清醒有自主自覺能力的)下所經歷的,找到生命的答案。

有趣的是,我在午間冥想的過程中,當老師只是引導我們進行漸進式的放鬆,我卻看到幾個像外國人的成人正在討論槍枝的事情,他們要一起去狩獵,而我是一個小男孩。畫面在我意識到「槍」這個字眼的時候,我回到教室。中間並沒有什麼情緒的波動,只是不知道自己已經進入催眠的狀態。

所以,記得在一本催眠的書上有寫道:到底催眠所看到的是真是假?他認為:催眠的過程都是真的,至於是否看到前世或究竟會不會是自己的想像,其實重點是在於潛意識在這一刻透過這些畫面與情節,可以帶來什麼樣的療癒與學習。

一切都回到對人的尊重、對自己的愛,一顆願意守護靈魂的心!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從催眠工作坊回來後,我開始將自我催眠運用在每天的車程中。
七點不到,我騎著小50上路。二、三十分的路程,對我來說,是痛苦的一段。
總是需要全神貫注地去面對各種突發的狀況,學會靈巧的操作、閃躲,還要避開凹凸不平的路面及不按照交通號誌行駛的來車。
先前,因為開車的不愉快經驗,對於每天需要自己騎車,隱約也有著擔憂及恐懼。
好似生命可以在一瞬間支離破碎。
就算沒那麼嚴重啦,反正,也是無法讓身體放鬆的經驗。

某一日,上班的午後,我為自己目前身體的狀態畫了一張圖,並且自由書寫了一些文字。
畫完、寫完之後,有一些了然。


隔天上班騎車的路上,我突然在心底,開始自我催眠。
打開防護罩,有一個溫柔的聲音傳來:
「做幾個深呼吸,感覺現在身體的狀態,移動調整,好讓身體找到最舒服的騎車姿勢。慢慢地,妳感覺到有光,從妳的頭頂照下。凡是光所照到的地方,都會越來越放鬆,有一種溫暖舒服的感覺。從妳的頭頂、臉頰、肩膀、手臂,一直到妳的身體器官、大腿。妳可以感覺自己越來越放鬆……。」
隨著自我的暗示,身體確實逐漸放鬆下來。
心底的聲音也開始轉變為對自我療育、肯定的話語。
很特別地,我甚至感受到一種愛的能量,感覺到自己是被照顧保護的。
當下,心底湧現了「感謝」。
眼眶也泛起了淚水。
不知道如何確切地形容,雖然身旁是吵雜的車陣,內心卻感受到無比的平靜與安穩。
宛如天使的翅膀護衛著我!

之後騎車,都會先打開防護罩,擔憂焦慮的感覺也消失了不少。
應該不算是在深層催眠的狀態下,但,當正面溫柔的話語進入心中,整個人彷彿也被愛與光的能量暖暖地包圍。

期待一月底有更好的學習成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週四、週五,北上參加「催眠治療」的工作坊。
除了兩天的課程,還在晚上為自己安排去參觀藝術治療師的工作畫室。

地點的陌生、交通的不便、課程的緊密、加上稍微熬夜等因素,週末回家後,一直處在一種想睡的狀態。我自己戲稱:還一副被催眠的模樣。

關於催眠,是第一次的體驗。
從測試當中發現,原來我是很容易被催眠的人。尤其透過想像力的測試,更是明顯。
而我也發現,在放鬆與冥想的過程裡,腦海中很容易浮現不同的圖像。
雖然這是一門需要高度語言技巧的治療方法,在課程結束之後,我卻只想畫畫。

身體想睡,心裡卻隱約有一種躁動。
而我知道,畫圖可以讓身心安靜。
但,手邊沒有更大的畫紙與自由的空間,後來,我選擇做手工紙書籤。

該怎麼訴說與形容當下的心境呢?
不想說、不能說、不知道怎麼說的時候,圖像,卻可以加以傳達。

就好像那一晚,與兩位藝術治療工作者坐在畫室,真希望時間就這樣一直延續下去。

看到屋內的各種媒材,當下就有了創作的慾望。
不需要言語,也可以感受心靈的跳動。

也許是因為在火車上,我剛好看完「青少年藝術治療」這本書。
看完之後,與其說是更瞭解專業的論述與手法,倒不如說,透過圖像、透過故事、透過詩般的語言,我感受到作者對於青少年的關愛與對藝術的熱情。
尤其,書中談到:言語分析對於圖像的破壞。治療師並非單純地用語言詮釋圖像,反倒可以用圖像來回應圖像。

雖然自己接觸藝術治療,也不過是這幾年的事情。但從與個案的互動、帶領團體的歷程以及自己親身的創作中,深深體驗到,透過非口語的療育力量,其實帶來更多身心靈的啟發與改變。

我無法言諭,只能創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