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三天因為一個特別的機會,參加了「生命轉化研習會」。
工作坊中,有很多特別的體驗活動,訓練師也以對生命的熱情,分享她成長的經驗。
我是在前兩週才得知要參加的訊息,心理上有些許的忐忑,但又彷彿覺得:這也許是一個整理自己這陣子心情的恩典。
光是要安排兩個孩子的看顧,就讓我有些卻步。
想到老公要一個人在家帶孩子,也覺得有所虧欠。(後來才發現,是自己先擔心害怕,是自己不敢給自己禮物,是自己不願意放鬆)
三天當中,有許多的學習跟體會,也留待日後慢慢吸收,一點一點地應用。
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第二天晚上的活動。
一個關於「寬恕」的體驗。
訓練師要我們默想,浮上心頭,那些我們所埋怨的,以及我們覺得對不起的人。
其實,饒恕的功課,我在多年以前就知道她的重要。
多年以前就明白,不饒恕傷害我們的人,其實最後受傷的只是自己。
放下過去,才能活在當下,迎向未來。
所以當這次又觸及到類似的主題,我觀想,這半年多來,自己的變化跟體驗。
內心深處,我埋怨的不是別人,而是上帝。
基督教的信仰陪我走過十二年,在我對人生絕望的時候,給予我信心跟力量。我也曾在當中努力地追求,只是這幾年因為孩子的關係,沒有時間跟心力更多地參與。
但是當我更真實地面對自己,我知道,有疑惑、有怨懟。
一開始,我總覺得因為是人,即使是基督徒,一定有不完美之處,難免也會在教會中受到傷害。
我想,自己最難克服的就是,關於真理與實際生活的落差。
也許是自己太過認真,很不喜歡說一套、做一套。至少,承認自己的不足吧!
後來,因為對文字的熱愛,對於教會內所說的真理,或術語,有一種不真切的感覺。只要懂得用類似的語言,其實是可以偽裝敬虔的。
有很多的心情想法,暫且不說。
我想,我只是想要對自己更誠實。
因此,我發現,對於過往的痛、原生家庭的傷害,我確實對老天、對上帝,感到質疑不滿。
我發現,有些事情的發生,超過我所能承擔,也並非我能改變。
確實,我可以改變自己面對的心情跟如何繼續度日的決定。但孩子似的受傷,其實最終懷疑的是:祢真的愛我嗎?如果祢的愛是這麼地完全,祢怎麼忍心讓這些事情發生呢?
訓練師說:問題是來磨練提昇我們的靈魂。
當我能夠承認自己的質疑(以前連懷疑都不太敢),或許,我反而更靠近真理。
在活動中,將埋藏在心裡的不滿,說了出來,也將深沈的傷痛化為淚水。
也許很多事情還是沒有答案,但至少情緒不再累積。
當我願意饒恕(其實,我怎麼有資格去饒恕神呢?),我知道,得到釋放自由的是自己。
後來,問到對誰不起的時候,其實我沒有想到什麼人,也不覺得有人激起我的情緒。
但是,我突然想到了自己。
那一刻,好深的傷痛湧現。我覺得,我最對不起的人是自己。
既然知道自己經歷了許多的磨難(當然,也有無數的恩典),那麼,為何我還要催逼自己、苦待自己,對自己有過高的要求?
我在淚水中,跟自己道歉。好像對自己內在的小孩說話,承諾,要更愛自己。
原來是自己不原諒自己,是自己還在跟過去對抗,是自己受不了人生當中的不完美,是自己害怕自己不夠好。
這彷彿是一體的兩面。我責怪上天的不公平,其實也就是放棄自己的選擇權,不願意承擔即使在傷害中,我還是有我該負的責任。我也不原諒自己,以為自己能夠掌握全局。
就好像在上帝的帶領與自己的責任之間,如何取得平衡。
我也發現,因為過去的經驗,我總感覺:愛是有限的。雖然有愛,但總是有現實的困境。
這不只是感覺的表達,還包括實際上的協助。
所以,我習慣堅強、獨立,習慣在困境中找到出路。
這次的課程,不僅帶給我體驗,也帶給我情緒的宣洩跟轉化的開始。
我想要更自由自在,更真誠地做自己、愛自己。
面對愛,不再有擔心恐懼。能夠給予,也懂得接受。
與自己和好,也跟上帝和好。與後者的關係,說不定會歷經重大的變化。但我相信,真理就經得起考驗。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