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這裡
國內手創心靈牌卡「療心卡」、「Fun心卡」、 「Fun心福卡」、 「知心卡」、「心靈牌卡私房書」、「聊心話大冒險」的設計者,周詠詩老師,分享各種心靈牌卡的輔導妙用,以及身心靈與生活與文字與圖像的小小宇宙。 ★課程研習邀約,請來信:heartuna@hotmail.com ★牌卡購買,請參考:http://www.heartcards.com.tw


設計自己的心靈圖卡,是今年的夢想之一。
除了構思牌義,索性自己嘗試繪圖。
一開始使用電腦軟體,畫了幾張,總覺得還無法確定風格。
最後決定親自手繪。
雖然完全沒有美術的背景,也不懂得太多的媒材,但很想透過親自畫圖,表達心裡的感動。
起初也會覺得,若是能有這方面專長的人可以一起合作,相信畫面會更有美感。
後來又想,若是完全由自己親手製作,確實就是傳達出自己對圖卡的感覺,就算圖像簡單,四十幾張一套的圖卡,也就會有屬於我的味道。

這兩天連畫了六張,或許是醞釀夠了,很喜歡這樣的風格。
期待可以陸續完成。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聽到團體成員分享內在小孩測驗的結果,也想把自己的發現與心得與大家分享。
(有興趣的朋友,歡迎自行施測
http://www.wretch.cc/blog/yschou/8917618)

以測驗結果來說,回答3個〝是〞,就表示需要照顧自己的內在小孩。回答5個〝是〞,就表示自己的內在小孩受傷不輕。
但乍看之下,似乎很容易就可以回答3個以上的〝是〞,甚至有人超過5個〝是〞,那是否意味著自己內在的狀態真的滿是傷痕啊?

首先,這問卷的題目陳述其實是內在小孩受傷後的反應模式,並不代表所有內在小孩的狀態。內在小孩除了受傷的這一面,也有好奇的、直覺的、創意的、神奇的這些部分。
而從問卷的內容中可以發現,每一題都顯示受傷的內在小孩,不同的面相。可能是對自我的觀感、如何看待人我之間的相處,或價值觀及情緒、身體方面的行為表現。
所以,不妨先看看自己究竟是哪幾題回答〝是〞,可以從中了解自己受傷的內在小孩較容易呈現的狀態。
例如,在第6題跟第10題回答〝是〞,就顯示出受傷的內在小孩以身體的失常來表達自己的需要。
若是在第1題、第3題、第8題及13、14題回答〝是〞,這類受傷的內在小孩屬於在人際關係上易於討好別人、看重別人而忽略自己的狀態。
若是在第2、4、15題回答〝是〞,比較傾向為完美主義者,容易嚴厲要求自己的內在小孩。
若是在第5跟第7題回答〝是〞,恐怕跟自己的內在失聯許久,也容易忽略自己的內在小孩。
在9、11、12題回答〝是〞,顯示出內在小孩較缺乏安全感。

容易回答〝是〞,也有一些可能,就是對問句陳述的認同。
例如第1題:我很容易去討好別人。
你也許覺得自己會討好別人,但如果先前都沒有覺察或面對這個狀況,你可能會直接回答〝是〞,卻忽略了句子當中的描述「我很容易」。
某些人如果對自己討好別人的狀態有所因應,或者獲得療癒,很可能會覺得:我有時會去討好別人,但並非很容易,所以就不會認同這句的陳述。

這種非黑即白的狀態,其實正是受傷的內在小孩的一種呈現。
對受傷的內在小孩來說,凡事不是對就是錯,他所用的語言就會是:總是這樣、每次都這樣,而較難去給予彈性變化的空間,如:有時如此,但並非常態,這只是這一次的經驗等等。

當然如果真的回答很多的〝是〞,也有可能自己內在已經為自己寫下受傷者、受害者的故事腳本,容易看到自己受傷受苦的那一面,而忽略自己正向有力的部分。

也有人問我:如果我的〝是〞少於3個,會不會也有問題啊?
其一是接受自己內在真的很好,或者至少這個問卷並沒有顯示出甚麼不妥。
其二是,無論回答多少個〝是〞,其實都隱含著我們的光明面與陰暗面。
看到自己受傷的內在小孩,如同看到自己的陰暗。
但要如何滋養自己的內在小孩呢?
其實還是透過增進自己內在撫育型父母的能力,也就是照顧自己、愛自己的能力。
所以,無須對抗黑暗,只要讓自己內在的光可以展現、穿透。
讓滋養的光得以照進受傷的陰暗面。
光明與陰暗,同時都在我們裡面,透過內在小孩的療癒,等待我們的轉化與整合。



想要滋養自己內在小孩的夥伴,歡迎參加七月份的內在小孩工作坊囉!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這是5/31晚上九點到九點半,Una受邀在「美夢成真」廣播節目接受訪談的內容。
主題是「疼惜我的內在小孩」,歡迎線上收聽!

因為是線上call out,很努力地透過電話筒,一方面希望傳遞溫柔的語調,一方面又要顧及足夠的音量。
三十分鐘的訪談,比自己預料地還要快結束,有些準備的內容便來不及分享。
但總是有趣的經驗。
期待下次有機會進播音室,相信會更有臨場感!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心靈圖卡遊藝格】
對我來說,每一種心靈圖卡的設計都不太相同。也由於各種圖卡的特色,相對地就會有不同的學習方式、運用方法以及限制。
以我常開的教學課程來說,塔羅牌、OH卡及真愛卡,其實就是三套完全不同、各有特色的圖卡。
每當學習一套新的心靈圖卡,不妨暫時把過去的經驗放在一旁,以一種嶄新的視野與好奇的角度來探索。也許學到最後可以融會貫通,加以整合,但寧可在一開始的時候先學會分辨彼此的不同。
一旦了解心靈圖卡的基本原理,澄清自己的心態及使用的目的,就可以視問題及情境,在不同的圖卡當中找到最適合的工具與玩法。

以天使卡系列來說,相較於其他問問題的牌卡,我個人倒是將她歸類在正向卡當中,也比較喜歡運用在個別相談或團體工作結束時的祝福。
因為每一張都是正面的指引或建議,雖然手冊上面的用法介紹有一種三張牌的解讀,其實就是類似塔羅的牌陣,從過去、現在到未來,但我總覺得這樣的解法,在牌義都是正向的情況下,不免會有卡卡或牽強的感覺。
究竟是我過去已經得到這樣的祝福還是過去缺乏這樣的指引?未來只要憑著第三張牌義的祝福就可以一路順遂?又如何連結現在到未來的建議呢?
所以我通常會使用其他更適合的主題卡片,而把天使卡或其他的正向卡當作結尾的禮物。(若是運用天使療法,自然還是以天使卡為首選)


不過也發生過幾則有趣的案例。
以守護天使卡來說,其一是成員抽到「富足:若要改善你的財務狀況,首先要將你對金錢的擔憂交託給我們,我們會指示你要如何創造與接受財富。當我們一起努力時,你的經濟狀況就會依據你允許的速度改善。」
成員的反應是:抽到這張代表自己的錢不夠。
我覺得他的回應很有趣。(還記得前面所分享的,自己如何解讀圖卡其實更是可以認識自己的路徑)
我比較會從正面的角度來接受祝福,而不是用相反的方式來解釋。

其二是當成員抽到「婚禮:婚姻是兩個靈魂在愛、互相尊重與承諾下的結合,它代表著日益增進愛的渴望。你的成婚之日見證了你對愛的力量擁有堅定的信念,繼續將生命力注入到此信念與愛中,我的摯愛。」
有些成員已經結婚,或者未婚者的第一個反應是:難道我要結婚了嗎?
解讀方式當然不是只有按照字面的意思。若從這張牌對個人的意義來說,我會從婚姻的能量來詮釋:甚麼樣的關係會從戀愛到願意付出承諾?你需要對誰許下承諾?

其三則是「白日夢:如果你經常作白日夢,你會比較容易聆聽與接收到我們的訊息。放鬆,敞開心胸接受,無須控制你的意念,只要留意任何的感覺、畫面或是念頭,就像在觀賞一部電影。這就是創意所在。」
很多人抽到這張的反應大多是:作白日夢不是不太好嗎?我有常作白日夢嗎?
牌義的解釋其實已經很清楚,也很正面,但我們還是不自覺地會以自己的習慣來反應。

我只是簡單地記錄這些抽卡的回應,其實每一次的相談與接觸都需要來回對話的歷程。
因為對我來說,圖卡的運用並非只是一味地解釋牌義,而是如何讓圖卡成為我與對方在心靈世界裡相遇的管道及溝通的語言。
畢竟無論是哪一種圖卡,都會受到抽卡者與解卡者詮釋的影響。
每一種圖卡固然有她的用法及意義,換個角度來看,真正要探索的其實是每個人奧妙的心靈世界。
除了懂得運用這項工具之外,若能夠對人的心靈有更多的認識,對自我的直覺有更多的開發,對語言及圖像有更深的敏銳與掌握,發揮的功能與效果自然就大不相同了。


此文同步發表於[水映自然]共筆部落格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陣子在書店看到一本書「一個人的老後:隨心所欲,享受單身熟齡生活」,隨手翻閱,勾起我最近帶領單親婦女團體的感觸。
一個女人,無論是離婚或喪偶,自己帶著孩子,可能會面臨到經濟的壓力、親子教養的問題、身體是否健康、如何理財保障退休生活、能否遇到合適的對象展開第二春等各種不同層面的主題。
這些主題,其實或多或少每個人都會面臨。
讓我比較有觸動的是關於單親對兒女的標籤影響、適合熟齡女性的各種福利或商品以及如何尋覓第二春。

在團體中曾有一個媽媽,分享自己的兒子對她說的一段話:「妳都不年輕了,還帶著拖油瓶,誰會想要娶妳啊?」
還有媽媽的朋友勸她不要太主動,彷彿認識異性朋友就是為了對方的錢或婚姻。
也有人要幫忙介紹對象,但隱約表示單親媽媽在婚姻市場的條件不佳,恐怕也難找到較好的伴侶。
即便有不錯的對象邀約,有的媽媽還是會怯於再度進入親密關係。

為何會離婚,這背後的答案其實寫盡了各式各樣的故事與生命歷程。
有些人不免是傷痕累累地走出婚姻,很多媽媽選擇把孩子帶在身邊,有時候就更難與前夫撇清關係。
等到孩子越來越大,自己的狀況越穩定,也願意看到自己內在對感情的需求時,卻不知道如何打理經營,曾經有傷又忽略一段時日的區塊。

我覺得首要的是一種信心與希望。
對自己的信心,對自己可以遇到合適對象的相信,對自己值得擁有幸福的確定。
在曾經受挫,覺得外在世界對自己不見得友善及未知的狀況下,仍然保有希望。
畢竟離婚不代表婚姻經營的失敗,無論他人如何看待及評價,最重要的是自己對自己的認識與疼惜。

我可以了解及想像,不同年代的單親媽媽所承受的外界眼光與壓力。
如果又加上傳統的台灣社會,強調門當戶對,總不免以各式外在條件來衡量自己或對方在婚姻市場上的價值,確實不免讓人沮喪。
所以除了信心,還需要勇敢地拓展關係的疆界與生活的方式。


一定要再婚嗎?一定要選擇單親爸爸嗎?一定要比自己年紀大嗎?
甚麼才是屬於自己的幸福呢?
如果可以更勇敢自由地活出自己,放下為了滿足社會評價的擔憂,放下一開始的預設立場或刻板印象,用自己的方式營造屬於自己的關係,幸福或許並不複雜困難。


從心開始滋養自己!

但我也知道,很多單親媽媽可能連經濟都成問題,或者背負了太多生活的壓力,又考量到孩子的需求,如何去照顧自己的想望呢?
真希望有甚麼樣的團體機構可以看到,單親媽媽在感情這一塊的需要,舉辦一些有趣的活動,無論是同性或異性,讓大家可以有更多情感上的交流與支持。
真希望這些媽媽們依舊對愛抱著期待與希望,相信自己可以找到感情上的好夥伴。
真希望這個社會看到更多家庭的型態,打破幸福是依賴條件的速配迷思,對單親婦女給予更多實質上的肯定而非同情或輕視。

我在自己的母親身上看見,單親的標籤與現實的弱勢對一個女人的影響。我同時也看到,母親如何發揮她的潛能,如何努力地讓自己擁有更多的自由與快樂。但我也看到,在感情的這一塊,不免有所缺憾與無奈。

至少相信,幸福的鑰匙一直在自己手裡。
一方面願意把心打開,一方面相信也努力地追求屬於自己的幸福。



母親的作品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之一

上隱喻課程的前一天,我先到MaLi老師的blog看了她改寫安房直子的一篇童話「
黃昏海的故事」,這是這次上課事先閱讀的文章,故事只寫到一半,本以為會在課程當中讓每個人繼續完成自己的版本,所以也就不急著在當時構思。
因為上了幾堂的課程後,我發現,故事可以在當下輕鬆地浮現與流洩。
我不需要一開始就知道或決定結局,而是一字一句地說著,順著內在的流動,編織百樣人生與萬種滋味。

剛開始上課,MaLi為我們重說這個已經成為她自己版本的故事(架構相似於原本的童話,但其中的味道與發展已然不同)。
在故事中,MaLi看懂了自己及再次明白自己的療癒觀點。
原本很期待在課程中說出自己的發展與結局,只是在進行時並沒有這個部分,而是讓我們兩人一組分享,透過這個故事,有哪一段特別打動自己,承接了自己生命的哪個部分又與最近的經驗有甚麼相關。

我說的是海龜變成年輕人之後的那段話:千年的靈魂在不同的軀體裡轉換。
我記得幾個月前閱讀原作者的內容時,就比較同情海龜。聽完MaLi的版本,還是對海龜比較有興趣。
上完課再重讀MaLi書寫的
完整版,更喜歡其中的一句話:「心,是無法被綑綁的,即使是魔法也不成。」

我感覺自己其實還在那個想要說出結局的期待中,想要透過自己的訴說來探索自己,認識自己的生命觀。
有空,在一段適切的時空裡,或者不是透過這個故事,我想,我一定還可以完成這個期待。


之二

這次的主題是承接別人的故事及將生命故事以隱喻形式重述。
講義的內容豐厚了些,談到如何承接別人的故事,並加入支持或療癒的因子,又如何將別人的生命故事轉為一則隱喻。

一開始,我們在三人小組中練習故事接力。
我發現,我需要比較清楚的指示與說明,因為在小組中,我們就只是單純地玩故事接力,並沒有特別留意承接的部分。
而當成員相互回饋時,我隱約有一種不太舒服自在的感覺。
可能是自己的故事由別人繼續,但當別人以為抓住了甚麼重點卻又不是自己想表達的,或者說他人透過故事來加以解讀甚至分析時,就失去了故事的美與對話的空間。
成員後來解讀為彼此的年齡不同,而有了故事精神的差異。
我覺得,這後面的詮釋是多的。

有時候就讓故事只是故事吧!
雖然我知道在課程當中需要練習,甚至需要抽絲剝繭地去解讀背後的脈絡,但也讓我留意到:若是在助人工作的現場,透過故事或作品來評析對方,甚至以為自己懂得甚麼,是多麼輕忽及危險的舉動。
在藝術治療的學習當中,也有人傾向藉由作品的分析來了解個案,而我喜歡「創作就是治療」的觀點,我喜歡激發當事人的生命潛能,我喜歡陪伴引導而不是評斷建議,我喜歡讓對方看見自己生命的力量。
在隱喻的部分,我想就是讓對方更多地去發現,去澄清,去明白。
在承接的部分,會有核對,也會透過對方的反應來修正發展的方向。


之三

MaLi繼續以故事接力做一個示範,開放三位夥伴,我是其中之一。
我們輪流說故事,MaLi則分享她所感受到背後的意涵及如何發展下去的觀點。

這是一個關於一隻大象在沙漠中奔跑,並出現一隻兔子的故事。
我是頭一個說的。我說這隻大象為了尋找水源而在沙漠中奔跑,路途中遇到一隻兔子,便詢問牠:哪裡有水源。
過程中,透過其他兩位夥伴的接力,出現了便利商店,又發現商店是海市蜃樓,於是決定學習魔法。
MaLi在過程中給我們回饋,我感覺自己沒有夥伴的興奮,倒也很自在地享受著當下編織故事的歷程。
MaLi說:沙漠並非我一開始預設的背景,而遇到沙漠,我會想到口渴、找水喝,也就讓故事順利地發展。在承接別人故事的時候,我並沒有加入甚麼。

沙漠是甚麼樣的隱喻,找水喝又代表甚麼呢?
對我來說,當下接故事時,可能比較想要拓展兔子在一千次被便利商店欺騙後,卻還是可以生存,背後的故事,而非魔法的部分吧!但話語就只到大象對兔子的詢問。
不知道是否是前天寫了「允許自己pass」的文章,昨天上課說故事的狀態,鬆鬆地,不用力急於給出甚麼,就順著當下思緒化為言語的跳動。


之四

MaLi接著與一個成員進行承接別人隱喻的示範,花了一段時間,如同一個療癒的現場。
我想,以隱喻進行助人工作,一方面放空自己去聆聽,一方面又要很清楚地看見自己如何進行。
稍後,我們進行兩人一組的練習。

我發現這次我在找夥伴的時候,有一種小心翼翼,心底是期待遇到合適的夥伴。
說是自己的龜毛吧!就是因為對自己的感受思緒較敏銳,也覺得要找合適的人才比較容易對話,否則相處不成還可能有一點小痛小傷(有時候找助人工作者,是療癒還是二度傷害呢?)。
可能是對這樣的練習,自己的開放程度與別人的回饋,有些掛慮。
有時候就是太認真吧!
好在最後是MaLi幫我找到一位夥伴。

我先說了一個關於小兔子姊姊與弟弟妹妹在院子裡搗麻糬,為了迎接晚上的慶典的故事。
在來回的過程中,都算順暢。
我也在思索:這個故事對我的意義,究竟表達了我最近的甚麼狀態。
有趣的是,當我想給予故事一些阻力或難題時,發現,又顯得多餘了。
這是一個關於努力付出,之後享受豐盛收穫的故事。
搗麻糬一點都不累,甚至是好玩的,最後還可以跟親族朋友們一起分享宴席。
故事很簡單,也無需太大的轉折起伏。

這大抵就是我最近的狀態。
痛苦的那段年歲已經走過了,倒不是說就不會遇到挫折,但懂得如何自處的秘訣。為了想望的生活努力著,結果是什麼並不重要,享受當下的經驗就很美好。而其實我知道,糯米一定可以搗成又香又Q的麻糬。

與夥伴交換角色時,我發現自己的訴說多了很多描繪畫面與感官知覺的語句。
夥伴回饋我:有承接到她生命的某一個主題。
最後她摸著我的手說:我是個勞心勞力的人。
然後呢?我不知道。
這些是象徵或隱喻或沒頭沒尾的對話,我決定允許自己pass。


之五

最近在看「墨水世界」三部曲。
看完第一部,正在看「墨水血」(難得覺得續集比第一集好看)。

第一集讓我很有觸動的居然是楊照在故事前面所寫的一篇文章,裡面提到故事的真真假假。其中說到:「故事為甚麼重要?因為我們的認知與我們的經驗間,永遠存在著落差。我們知道的很多事,是無法經驗的。許多我們切身實在的經驗,又沒辦法以理智來解釋。當認知與經驗兜攏不上時,怎麼辦?我們就講故事。」

每個人都在講自己的故事。生命經驗是存在的,但如何被自己述說,以何種觀點述說,以何種架構述說,又發展出甚麼樣的結局,其實不正是在真真假假間,發現自己是甚麼樣的角色,又是甚麼樣的作者,又或是甚麼樣的讀者。
自己的故事是愛情小說、親情大悲劇、驚悚推理劇還是法庭戲、幽默小品、肥皂劇、八點檔?
自己是哪一種角色?堅持當主角還是永遠是配角?
自己又相信會有哪種結局?好人有好報?悲劇才淒美?或者結局輪不到自己來決定?

在「墨水心」的故事裡,除了故事角色跑到現實人生,小說中的主角也跑到裡面的故事之外,壞人其實很有份量,主角不免歷經波折。
好看的故事不都是有好多的起伏,如果主角一路平順,也就沒甚麼好寫好讀的。
所以,在真實的生命中,痛苦可以增加故事的深度,淚水可以襯托故事的甜度,我同時是主角,是作者,也是讀者。

學隱喻,學如何說故事,也學如何看懂自己與別人的故事。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心靈圖卡遊藝格】
上周分別在不同的團體當中,分享使用真愛卡、內在小孩治療卡跟OH卡。
每一次除了見證在場成員與圖卡相遇的那種奇妙與趣味,也會帶給自己一些新的啟發與運用的心得。

以OH卡為例。
繼續分享這套圖卡的使用原則,正因為她沒有所謂固定正確的牌義,完全看當時抽卡者的問題與解讀,所以原設計者也建議以下的運用方式:
1.尊重彼此的隱私,允許「pass」。
2.尊重彼此的時間。
3.尊重彼此的詮釋,不解讀對方。
4.尊重彼此的誠信。
5.尊重彼此的個體性。
尤其在團體的運用上,更需要留意這些精神。
那當自我使用時,又會有甚麼狀況呢?

因為是自己解讀,無論是否使用OH卡,我想有時候難免都會遇到一種情形,就是對當下抽到的圖卡,沒有強烈的感受或足以激發聯想的覺知。
一般說來,使用自由書寫或者給自己一段時間,靜下心來探索,或多或少一定會有一些觸動與收穫。通常一開始的時候不會知道結果與答案,就是要透過一點時間與慢慢演進的過程,好像踏出第一步才會知道第二步要往哪裡般的撥雲見日,無須擔心自己找不到回家的路。
但有時候,真的完全沒有頭緒時,該如何進行呢?
我覺得不妨運用允許「pass」的原則,就讓這張圖卡暫時放在一旁,不用絞盡腦汁,非要找出甚麼關聯不可。
無論心靈圖卡背後運作的方式為何,以成為自我心靈的鏡子為出發點,圖卡固然是一種可以反映潛意識的工具,但通常還是會回到自己的意識來詮釋與解讀。
所以,當下真的不明白,就先擱著吧!頂多把圖像與牌義放在心底,像為了浸泡一壺酸澀的青梅,用時間為糖加以醃漬,等待熟成好吃的那一天,答案自然會開罐浮現。


也或者再抽一張圖卡,看看是否會有更多的感應。
要不然直接自問自答或者拿筆書寫,無需依賴圖卡,畢竟自己才是生命抉擇的主人。
所以,允許「pass」吧!

就像允許那些未知的,允許生命的困惑與苦痛,允許自己從不完美,允許自己難免後悔,允許生命還有無數的可能。
允許暫時放下問題,享受當下的放鬆與一直存在心中的寧靜!


邀請:
OH卡固然是一套沒有正確牌義的圖卡,但在團體與個別會談及助人輔導工作上,還是有一些需要注意的原則及運用的技巧。
歡迎有興趣的夥伴,參加6/21的「藝遊OH卡工作坊」,會對OH卡有更多的認識與體驗喔!



此文同步發表於[水映自然]共筆部落格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